返回

33、第三十四章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他注意那个女人很久了。
人来人往的国际机场充斥着嘈杂的人声,一位高挑精致的东方女人在人群中安静的滞留,攒动的人与静立的她成了强烈对比。那白净的肤色和冰凉的气质立刻就把站在一旁的他给吸引了去。
他带着那不标准的普通话上前搭讪,“小姐,需要帮忙吗?”
又是一个来搭讪的人。
女人有些不耐烦的转过头,一双漆黑的眸星星点点的很是好看,她就那样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不需要,谢谢。”
男人痴痴的,就那样盯着,从她高挺的秀鼻,嫣红的唇到她丰满的胸脯,纤细的腰。
女人把长发别到耳后,不动声色的往旁边挪挪,心中的怒火更大了——都几点了,她等的那个人怎么还不来!
身为情人杀手的他,怎么会轻易放过那么一个美艳的女孩,“小姐有兴趣一起去吃顿饭吗?”这回,她索性连话都不应答了,拉起行李杆往外走去,刚走几步,她就给旁边疾步横行的人给撞倒,他一阵担忧,正要上前,谁知那人眼疾手快就把她给稳稳搂住了。
“松手。”她清冷的声音响起。
“别生气嘛,路上塞车了。”那男人嬉皮笑脸的又把她搂紧了几分,听口气两人就像是认识。
女人撇头避开他火热的唇,推开他拉着行李就径自走在前面。他淡淡的扫了他一眼,挠头追上,“媳妇儿,等我啊!”外国男人望着渐行渐远的两人,心底一片死灰——原来那东方女人已经有老公了。
“要去哪里?”他启动了车子,问道。
“回家。”她从抽屉里拿出本杂志,淡淡翻阅,漫不经心的回答。
他应声了然,驱车缓缓开入高架。车子开得很稳——看来这两年,他学会了很多东西。放下让人昏昏欲睡的杂志,她侧目打量他。
他英挺的侧脸线条很刚硬。两年,他蜕变了很多,举手投足已经有了绅士的风范,眉眼间也流露出了几分成熟,看向她时,带着柔和与宠溺。比起两年前的青涩,现在的他显然更像一个男人。
顾爸把他教育的很成功。唔,至少看样子,像是一个公司的老板了。
他嘴角挂着盈盈的笑意,看样子心情很好……他心情自然不错,把他丢在中国两年,她终于回来了!
她翻了白眼,指着车窗外的小洋房,“我家?”
“是我们家。”他微笑,眸中的炽热让她想忽略都忽略不了。
她才懒得跟他耍嘴皮子,下了车就打算原路返回。身后却忽然传来了弱弱的哀怨,“醇醇,我想你了。”好吧,她收回之前那些赞扬他的假话。他对她的态度根本一点也没变。
认命的范小醇淡淡的扫车内人一眼,转身走进那栋漂亮的洋房。他很快就泊了车跟上,“喜欢吗?做我们的婚房怎么样?”
“你那么迫不及待跟我结婚?”她转头,好笑的看着他。
“一分一秒都难耐!”他这个是大实话,谁知道这个傲娇女王会不会有一天忽然不爱他了,她那么优秀那么漂亮,喜欢她的人从东大街排到西大街,作为苦苦追她六年才追到手的男朋友,自然是要紧张的。
“范氏为我办了个欢迎会,在后天。”她把行李放到一边,脱下鞋袜,疲惫的在沙发上歇息。
他立刻端杯水走过来,趁她喝水的空档把她搂入怀里轻轻按摩,“醇醇,辛苦了。”他的声音低醇温厚,听得她心里痒痒。
好吧,她不得不承认,她真的想他了。
理所当然的,晚上他们自然又是睡到了一间房。知道她坐了一天的飞机很累,他也没敢折腾她,把她搂在怀里,一直悬挂的心才缓缓放下。
现在的她是真实的,她有温度,她有血性,她不再是他梦中的虚影,她在他怀里!
她趴在他怀里均匀的呼吸着,前半夜还算老实,后半夜手脚就开始与他纠缠不清了。难为他为她禁.欲了两年,现在还得为她着想而忍耐住身体的冲动。
她醒来之后他已经做好了早餐,就等她起来服饰她。看着一脸奴才样的顾江,她忽然想笑。看在他表现良好的份上,凑近飞快的吻了他一下。
他幸福的笑了许久,过会儿像是想起了什么,小心翼翼的开口询问:“那个、魏、魏析,你们……”
他的不安被她如数收入眼底,她勾唇,“我们已经取消婚约了。我说过了,非你不要。”她说的笃定,让他安心。
“马上要冬天了。”顾江说。
“所以呢?”她挑眉,等待他下文。
“我可以暖床的。”他笑眯眯的低头,性感的薄唇附上她的。
就这么的,学成回国的范小醇就在顾江的别墅住下了,两人又继续了出国前同居的生活。
今天的香格里拉很是热闹,一向都迟到的小k难得的提早出现在了这里。范氏继承人回来了,开这场欢迎会无非是让大家认识一下未来总裁而已。
“我听人说,继承人是个女的。”八卦天后凑到她跟前,一脸的笃定。小k翻了白眼,谁不知道范总只有那么一个宝贝女儿啊?!
“据内部消息透露,是个大美女。”她拍胸脯保证。小k让她拿出照片她又支支吾吾个说不清所以然。她虽然不八卦,但是也的确好奇,范总这几年已经开始分割股份了,而那神秘的继承人,自然是持有最高股权——她是所有人的上级,她拥有的财产毋庸置疑是最多的。
“顾氏这两年跟咱走得近,你说是不是顾总跟那人有婚约啊?”尽管一脸不想听八卦,小k还是忍不住推推眼镜,询问那八卦天后。
“这问题你问对人了!”她昂起头,得意的咧嘴,“今晚他会出现,你尽管睁大眼睛去看就知道了。”范氏继承人的模样她虽然没有十足把握那是美女,但顾氏总裁她可是百分百笃定的,那绝对是个俊逸年轻的帅哥!
枯燥乏味的开场白结束之后,是范总的亲自致辞,在那么严肃寂寥的气氛下,大门被人闷声推开,所有人的视线从范总身上移开——
那是一个精致细腻的女子,一头乌黑长发如数泄流在肩头,眉目淡然,看起来很安静,但是她随便那么一站,都会是全场的中心,她属于瞩目的。柳眉下面有一双像珠宝被镶嵌进去的漂亮黑眸,鼻梁直挺朱唇淡薄。她穿了一件单调的丝质贴身长裙,她身.体的每一根线条都是毋庸置疑的完美。
她就像希腊的女神一样,骨子里透出骄傲,微微一笑。明艳动人。
倒是范爸有些无奈的抚额,女儿啊!这已经是第三次了,下次能不能换一个出场方式,这个都用破了!
让人意外的不是那美丽女子的出现,而是他身旁带着温柔宠溺的搂住她的现任顾总——顾江!然而大家以为这就是惊喜的时候,更大的惊喜却在后面。范总开口了,隔着麦,那句话传遍了这里所有员工的耳朵:“让我来给大家介绍一下,这是范小醇,范氏继承人。”
女子弯唇微笑,那模样像一朵恬静美丽的百合。
全场回神,哗然。
看着那女子的容貌,小k被惊艳的愣在那里,那、那何止是美丽,简直是所有的美好集于一身,上帝对她太好了!就算她站在那里不言不语,她也能感觉到她身上的那股傲然淡漠的气息,她甚至是清冷的,但是这并不影响她的美。
她庄重,疏离。但小k却知道,她一定会是一个好的老板。
她忽然开始期待,未来,属于范小醇的范氏,是如何翻滚着进步的……
跨国公司的两个大人物站在一起,自然有许多的小喽锨肮创睿麓砉飧龌帷6缎〈贾皇敲娲12Γ患膊恍斓囊灰挥Ω丁
今晚的范小醇心情很好,倒是不远处魏妈的面色有些难看,想必是以为这次的宴会是给她和魏氏难堪的。
魏析意料之内的没有出现,她知道他是留在美国继续进修了。她也乐得轻松,继承范氏之后,因为跟魏氏关系亲密,难免会有些接触的,只怕那时候顾江又要不高兴了。所以现在能躲开魏析一天,就是一天!
“醇醇,你恨夏琳吗?”两人沉默半晌,他轻启薄唇,温厚低醇的声音立刻传入她的耳朵。
她有些疑惑顾江忽然说出这个人到底是什么意思,因为没摸清他要做什么,于是也没有开口多透露什么。她对夏琳印象不深,只记得她曾经尖锐的嘶喊和模糊的哽咽。
她以为她这辈子都不会再见到那个女人的时候,她就这样出现了,站在她的前面,带着她一贯的干脆,朝她走来,伸出手,“范小醇,好久不见。”
“她是夏琳。”顾江附在她耳边提醒。
她并没有回答她,而是选择抬起头不动声色的打量她。意料之外,她并没有她想象中的难看,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披散在肩,被风吹起的发丝轻轻滑过她干净白皙的鹅蛋脸,浓密的柳叶眉下面是一双带着笑意的媚眼,鼻梁直挺,唇薄齿白的模样倒也挺符合范小醇的胃口。
“你好,”她伸出手,意味深长的微笑:“夏小姐。”自那日因为顾江而记起夏琳之后,就一直对她印象不深,就算曾经是闺中密友,现在的她也没办法把她当成一个熟人来对待,毕竟那只是过去。
夏琳以为她那微笑是在讽刺她,于是立刻愧疚低头,“小醇,当年我不是故意的。”事情已经过去那么多年了,回来之前她就已经做好了给她打的准备,她需要的是范小醇的撕心呐喊与厮打,而不是这样带着意味不明的微笑看她愧疚不安。
“如果你还当我是朋友,就喝了这一杯。”她转身从服务员手中拿过一杯香槟,递给范小醇。
范小醇接过酒一口闷,把杯子倒过来,一滴不剩:“有人要跟我做朋友,我该高兴不是?”全场讶然,要知道,不管是股票大亨还是国际ceo,跟她说话,敬的酒从来都是她身边的顾总解决,现在这个不明身世的女人孤身出现在欢迎会上,寥寥那么几句话就劝她喝了一杯——那女人好大的面子。
范小醇这一举动完毕,马上就有人围上了夏琳,想借此打了招呼,算是勾搭了这么一个人。
顾江就在这涌上来的人群中把范小醇护在臂弯离开这个人多口杂的宴会厅,“你不恨?”还是恨到了极致,所以选择一步步靠近,借此报复?
她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样,弯唇笑起,连眉梢也被她的笑意带动的柔和许多:“我恨什么?”
他看了她半晌,最后轻笑出来。也是,他爱的这个女人有多大的度量他自己难道不清楚?
**
如果说硬要给时隔多年再次见面的夏琳一个评价,就是意外——她明明没有告诉她她的住址电话甚至是任何一个联系方式,仅是那么相逢见面喝了杯酒,隔日就摸索着找了上门。
“你怎么知道我住这里?”瞌睡的困意烟消云散,她抵着门,冷冷的看着门口那个笑靥如花的女人。
“嗯……”她有些为难的支吾半天,就是说不出个所以然。她虽然没说,但她已经明白。
压下心头的烦躁,她转身就上楼去主卧室找始作俑者算账。他压根就还没起床,嘟囔了句别闹了,伸手搂过床边的人,手脚并用的把人家抱得死死,就那样又迷糊睡了过去。
她躺在他的怀里哭笑不得。
谁料这时卧室门口蓦然传来了一阵啧啧感慨,“范小醇,你们真同居了呀?昨天顾江说的时候我还不信呢!”清脆的声音在寂静的房间里回响,却不显得突兀。
她侧目,淡淡的扫过站在门口咧嘴的人,“没有人告诉你不要随便偷窥人家房间吗?”虽然语气平淡,但一言一语间却带着不容置疑的威慑。
她叹息,有些惆怅——岁月真的把那个曾经温柔纯真的范小醇改变了。
“听见楼上有声响,怕出事了,就上来看看。”她耸耸肩,满嘴的冠冕堂皇说的一本正经。
她沉默,把脑袋埋进顾江的怀里就装睡去了,不是她不动,是顾江晨起的某个东西抵的她不敢动。夏琳就在旁边,她完全相信她再多扭动几下,他一定会兽性大发的不顾还有没有人就把她扑倒。
索性夏琳也知道分寸,带着调侃的说了句,“没关系,慢慢来。”就好心的把门给顺便带上了。
一时间,她的脸上骤然升温。
耳边响起顾江低哑的声音,“醇醇,我……”
“住嘴!”她冰冷的面上覆盖了一层薄薄的红晕,恼羞成怒的样子让顾江直接忍不住的低头吻上她柔软的嘴唇。
“喂……顾江……”范小醇撇开头正准备拉起衣服,双手却被他扣在头顶,手脚被他制住,身体又被他压着动弹不得。
她红了脸有些无可奈何,最后轻轻伏在他耳边说了一句话——这是她第一次说出这样的话。但是她发誓,如果她知道接下来顾江会因为这句话变得如此……嗯,生猛,她一定打死也不会说出来。
他看向范小醇的眼睛都几乎是猩红,她紧闭着眼睛,面颊因为羞涩而酡红。阳光透过透明的窗户大咧的照射进来,她的身体一半被热烈干净的阳光笼罩,大约是阳光太刺眼的关系,她的身体被照射的有些透明,从而勃升起一种神圣。
这样的她,美丽极了。
这样的她,是他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